玉京(奶茶君)

早安晚安不如我入土为安

【虎君】试着爱我

我来交党费了 最怕被正主按头磕糖


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却想发刀 我真是魔鬼本鬼


先试试水  如果有人喷我,我就打你(不是


高三党没来得及看直播和后续 脑补较多


一节自习速写 我流李元浩我流严君泽


欢迎情节讨论(如果有人看的话) 因为我真的不会写东西呜呜呜




 


 


01.


严君泽看着自家基地破碎时心情出奇的平静,甚至还扭头和身边的潘晓婷半开玩笑:“这群人不输一把不会打比赛,丢一小分是正常操作。”


潘晓婷听了这话也笑:“那你们的粉丝也蛮惨的。照这个打法岂不是次次比赛都提心吊胆,毕竟你们万一丢了不止一分怎么办。”


严君泽想起微博上队粉们的吐槽和调侃,笑意加深了些,捏了嗓子开始哭诉:“我求求RNG了能不能别搞粉丝心态了,我在棺材里仰卧起坐一整局磕了好多速效救心丸,我太难了,皇粉太难当了我哭了呜呜呜。”


潘晓婷被逗得笑出了声,觉得身旁这个年纪轻轻就“退役”的小伙子倒也有趣。“只是这好好一张脸为什么要乱用呢?”她看着严君泽笑起来略微扭曲的表情,心里疑惑的想。


 


 


02.


李元浩知道今天是夏季赛最后一场,虽然队伍能进季后赛基本确定,但他们仍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能赢一场是一场,现在多赢的这一分将来万一有大用处呢。“或许今年能进世界赛?”他在大巴上默默地想,却又在同时被自己的乐观逗笑。


坦白讲,今年队伍状态实在算不上火热。队员退役,人员轮换,版本更迭,再加上队员们或多或少都有些陈年旧疾,即使能进世界赛,只怕也打不了几场。


他突然想起双子星中黯淡下去的那颗星星,那件在北京主场墙上挂着的、被温馨的暖黄色灯光时时照耀着的第二件队服的主人。


严君泽刚萌生出退役的想法时李元浩曾劝过他。一路从藉藉无名走到今天,四五年的搭档时光并没有让李元浩完全理解严君泽“我觉得我真的太菜了配不上你们你看他们也觉得我菜我真的不想拖累你们了”的奇葩思路。


要李元浩来说,严君泽现在正当年。状态还在,操作和意识并没有下滑,年龄也不算很大(毕竟赛文老祖还在继续打不是吗),他完全可以继续他的RNG.TOP Letme生涯。但严君泽的心态问题是老毛病,作为队里的背锅王,他压力确实大,再加上他自卑又倔强的性格,钻进这个牛角尖去,只怕他李元浩再也见不着Letme了。


 


 


 


03.


李元浩忽的想起上一次见严君泽还是几个月前他敲定退役的那天。


说实话,李元浩没想到土拨鼠出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管理层商量退役的事。所以当他在下楼时遇见要上楼去办公室的许久未见的严君泽,想也没想就把人拉到了旁边。


两个人站在楼梯拐角,相对无言。四五年一起走过来,严君泽明白李元浩想说什么,但他实在想听听李元浩说话,便沉默着,任由他拉着自己。李元浩抿抿嘴,想再最后劝两句,就算打消不了退役的念头,起码把退役改成再休息一段时间也好——“我还没和你等到那场自打职业开始就梦寐以求的金色的雨,”李元浩握紧了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委屈的想,“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表白,你怎么可以先走呢。”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蔡师兄五百好感度有了鹤之姿奇遇了哈哈哈哈哈(这人疯了

本名就叫艺琼的我一脸懵逼。。。。